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教学研究 >

各被告均表示与事故的发生没有关系

时间:2014-02-24 12:01来源:未知 作者:教导处 点击:
其间有人提议到橡胶大坝上去玩,于是大家都到了橡胶大坝,玩耍过程中,杨某国提出大家猜拳,谁输了就先进到深水里游泳,结果周某输了。周某因不会游泳,不敢下深水。这时王某某说周某是怂包,并说我帮你一把,同时推了周某一把,周某就沿坡溜进水里了,周某
其间有人提议到橡胶大坝上去玩,于是大家都到了橡胶大坝,玩耍过程中,杨某国提出大家猜拳,谁输了就先进到深水里游泳,结果周某输了。周某因不会游泳,不敢下深水。“这时王某某说周某是‘怂包’,并说‘我帮你一把’,同时推了周某一把,周某就沿坡溜进水里了,周某喊‘救命’,杨某国下去营救未果赶紧报警,孩子们向周围的大人喊救命,工人们过来救起了周某,但已经死亡。”起诉书中写到,因与周某同玩的其余小伙伴均为不满14周岁的未成年人,所以不构成刑事案件,只能通过民事诉讼来解决。
 
周某某诉求,因丧子造成各项损失共计53万余元。第一被告王某某明知橡胶大坝水深,也知道周某不会游泳,却将其推到深水里,是导致周某死亡的主要原因。包头市昆区建设局对昆河景观大坝的管理有漏洞,在大坝东侧北面没有设置防护栏,也没有派人管理,是导致周某死亡的另一个重要原因。与周某一同玩耍的其余小伙伴前往危险水域玩耍,对猜拳深水游泳的行为特别是王某某推人下水的行为没有反对和阻止,也有一定过错,应当承担一定的责任。周某某诉称,自己作为周某的监护人教育不到位,也应该承担一定的责任,所以只向被告请求损失总额的80%即43万余元。  
 
百家乐baijiale.yizhengjy.com 去年9月1日,12岁的周某与小伙伴结伴玩耍,不慎在昆河大坝内溺亡。2月21日上午,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周某父亲周某某起诉儿子的小伙伴及昆河管理方一案,在昆区人民法院未成年人与老年人案件综合审判庭再次开庭,周某某诉求各方民事赔偿共计43万余元。
 
少年结伴戏水一人溺亡
 
周某某的民事起诉状里陈述,2013年9月1日11时许,12岁的周某与好友张某一同到昆河北桥北面景观河大坝河槽找朋友王某某玩耍,到现场后,他们顺利进入到大坝内,无人阻拦,王某某、赵某某、杨某国和杨某伟四人已经在浅处游泳,周某和张某也加入其中。
 
 
各被告均表示不担责
 
在当天的庭审质证环节中,各被告均表示与事故的发生没有关系,不应承担任何责任。“首先我代表王某某父母对周某的不幸溺亡表示同情和慰问,原告陈述的内容与事实相符,但王某某推了周某一把的证据不足,而且周某会不会游泳,只有周某知道,这一点上我们认为周某的家长应该承担主要责任。”王某某的代理律师在法庭上称,昆河景观大坝管理方没有尽到管理责任,应该承担管理不到位的主要责任,因此周某的死亡与王某某没有直接关系,请求法院驳回原告诉求。此外,张某、赵某某、杨某国、杨某伟的监护人及代理人均表示各被告没有参与猜拳深水游泳游戏,所以不应承担任何责任。
 
作为该案中一同被列为被告的昆区建设局,在当日庭审中提交了三份新证据,“首先我们在暑期的时候,已经通过昆区教育局下发通知,禁止学生假期到昆河边游玩,并且在《包头日报》上连续三天刊发警示文章,现场也竖立了300多块警示牌和护栏,已经尽到了相应的管理责任,所以我们不应承担责任,应该由原告自行承担责任。”昆区建设局代理律师称,作为一名12岁的学生,周某已经可以具备一定的民事能力,也能理解警示牌的内容,所以其对自己的溺亡应该承担责任。  
 
赔偿标准各方有异议
 
在当天庭审中,原告周某某提交了新的证据——由昆区南排村村委会出具的居住证明一份。“周某某全家四口人2003年来到包头,一直住在南排村4组,一儿一女也都在南排村的兴旺学校上学,居住地从来没有换过,距今已经11年,虽然是农村户口,但在这里居住满一年以上就可以按照城镇户口进行赔偿。”周某某的代理人称。
 
对于这份新证据,王某某的代理律师表示,对其证明本身的真实性没有异议,但对其证明目的有异议,这份证明不能证实周某事发时在包头居住满一年以上。张某、赵某某、杨某国、杨某伟以及王某某的监护人及代理人均持此观点。
 
记者注意到,在当日的庭审现场,周某的父亲周某某一直很安静,神情悲伤,基本上没有发言。庭审结束后,周某某告诉记者,儿子周某在家中排行老二,读小学四年级,孩子死亡距今已经近半年时间,妻子还没有从丧子的巨大悲痛中走出来,所以没来庭审现场。
------分隔线----------------------------
推荐内容